《满江红》票房超《流浪地球2》,春节档大厮杀无赢家

《东方都市网》华东第一门户网站!
 追踪网络热点,关注民生动态,传播大沪文化,倡导网络新时代!
http://www.dongfangdushi.com/东方都市网欢迎您! 

这是三年来,第一个可以自由流动、没有影院上座率限制的新年,也是那些平时不会走进电影院的人,愿意买上一张票的时间——这意味着巨大的、下沉的票房。春节档大厮杀背后,既有主创们的意志和野心,也是一场资本的赌局。

文 | 常芳菲

编辑 | 金匝

运营 | 绘萤

残酷厮杀

在林远眼中,竞争如此激烈的春节档,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他是一家连锁影院的影院经理,今年都是极限定档,几乎都是官宣后,他才得知了《流浪地球2》《满江红》《无名》《深海》等7部陆续要上映的消息,当时他就感慨,这会是一个“大厮杀”的春节档。

今天,春节档已进入第四天,依然硝烟弥漫。7部影片厮杀继续,而冠军就在郭帆的《流浪地球2》与张艺谋的《满江红》之中。两部影片竞争背后,不仅是类型片和科幻片之间的竞争,更是传统第五代导演与吸收了好莱坞风格的新锐导演之间的交锋。

此前,在很多影院经理心中,有《流浪地球1》的票房奇迹在前,《流浪地球2》自然也是今年当之无愧的头号种子,但没想到,局势在大年初一就发生了变化:《满江红》的排片,从28%一跃而升至32.5%,以1%的差距险胜《流浪地球2》。

根据灯塔专业版显示,1月24日(初三)这天,冠军已经易主,《满江红》的累积票房已超越《流浪地球2》,达到10亿,今天又升到了13.9亿。回到内蒙老家的赵亮被电影院的人潮惊到了。他初二去看《满江红》,发现候场的年轻人挤满了前厅,最后只买到边角位置,等他入场时队伍居然排到了30米外,“从来不知道我们这个小县城有这么多年轻人”。在湖北十八线小城过年的张宇和全家人一起看了《满江红》,觉得它是县城口味的第一名,比起科幻电影,故事门槛低,沈腾、易烊千玺、雷佳音等几位主演也有观众缘。

▲《满江红》官方庆祝票房破10亿。图 / 微博截图

一度成为预售票房冠军的《无名》,大年初一后,排片占比已经滑落到第四位。上映当天,部分观众批评导演程耳把“时间线剪得稀碎”。片方显然也看到了负面评价,迅速在官微公布了整部电影的正序时间线。

同一天,程耳在知乎发表文章,试图解释自己的剪辑风格,“一个电影如果看完就完了,没有空间去思考,蛮遗憾的”,也希望“审美趣味比较高”的用户队伍越来越壮大。而在短短一天之后,程耳又通过《无名》官微澄清,这篇文章并不是自己的剖白,而是一位“出于焦急与好意”的工作人员写的。未来他将拍摄名叫《人鱼》的超级艺术片,于冬愿意继续投资。

但市场远没有这样温情。影院经理不必领悟创作者的意图,甚至不必看片,单看类型、演员阵容,基本就可以确定排片比例。

《无名》上映当天,林远只给了一到两场的排片。他类比了2009年上映的谍战片《风声》。这部由高群书导演的电影,最终票房定格在2.35亿。“《无名》大致也就是这个量级。”林远说。最早猫眼专业版给出《无名》4.5亿的票房预测,也佐证了这个判断。而这两个数字,远远不够收回3亿的电影投资成本。

导演程耳曾经为票房担忧。参演《无名》的演员大鹏记得,在拍摄的一个雨夜里,程耳问他:“投入了这么多资金、人力,这个事我们最后要怎么收场呢?”而他上一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也曾面临票房拷问,由葛优、章子怡主演,投资1.2亿元,最终票房只有1.22亿元,同样没有收回成本。程耳很少公开谈及自己的失落,只是在他写的《对得起这碗白米饭》的文章里,露出些端倪——“自己偶尔穷尽解释,说我们电影还不错……我能读懂他狡猾眼睛里的句子以及他撇嘴时的唇语,但是不卖钱哦。是啊,但是不卖钱哦。”

动画电影《深海》,同样没能获得票房的成功,2015年《大圣归来》的逆袭故事没有重演,上映四天后,《深海》的票房停留在2.14亿,仅高于只上映一天的《中国乒乓之绝地反击》。

宣传路演中,《深海》的导演田晓鹏罕见地表达了自己的野心——想做一部能证明自己的作品。为了制作“劈海”特效,整个团队花了15个月,随着时间燃烧的还有大量的金钱。据NHK报道,前期投入已超过2亿人民币后,《深海》又追加了投资。但如今距离《深海》开始制作已经过去7年时间,中国电影市场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春节档战局更是酷烈,《深海》的制片人易巧一度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难过地反问:“还有多少人还记得田晓鹏呢?”

如今的《春节档》,更像是一场残酷赌局。数年的精心准备,数十亿的投资,在短短24小时之内就分出胜负。赢家拥有一切,而陪跑者连姓名都不会留下。

▲《深海》海报。图 / 豆瓣

挤进春节档

这是三年来,第一个影院没有上座率限制、人们可以自由流动的新年,也是那些平时不会走进电影院的人愿意买上一张票的时间——这意味着巨大、下沉的票房。

刚刚过去的一整年,整个电影行业都处在困顿中:新片数量锐减,单日总票房在百万徘徊,中小影院倒闭,最终全年总票房定格在300.7亿元,和2014年持平。而今年突然降临的春节档,瞬间成为了各方回血的关键,即使是在不确定性的笼罩下,片方、影院、粉丝,也都押上了全部。

预售号角吹响的时刻,很多影片还在仓促收尾。《满江红》是张艺谋近年来少有的快速拍摄、上映的影片,整个拍摄过程不足两个月,直到官宣定档大年初一时,影片还没有制作完成。72岁的张艺谋忍着高烧,熬夜剪辑,才按时把拷贝交给影院。

张艺谋怀疑过这个决定。接近导演团队的王强理解他的焦虑,三年下来,没有人确定还有多少观众愿意走进影院。“眼看救市担当的《阿凡达2》卖成这个样子,谁的心里都打鼓。”

而《流浪地球2》这样的科幻电影,后期的水准几乎决定了口碑和票房。整部电影的后制时间长达9个月,却依然捉襟见肘。导演郭帆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自己赶进度掉了不少头发。一度有传言称,因为后期制作的进度没有达到预期,《流浪地球2》将缺席春节档,郭帆为了辟谣,甚至在粉丝面前立了军令状——“我们一定扛住!只要观众不嫌弃,我们一定在。”

临时调整主角名字的《中国乒乓之绝地反击》则选择留在牌桌,只是延期至初三上映。为了赶上档期,主创团队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首映礼上,面对负面评价还一度笑呵呵的导演俞白眉,突然就哭了。回忆这部电影的拍摄经历,他用“数度走投无路”来形容。最近一次“走投无路”就在一周前,因为不确定电影能不能按时和观众见面。

▲ 《中国乒乓之绝地反击》剧照。图 / 豆瓣

而对院线经理们来说,春节档直接关系到未来一年影院的收入,是最值得下血本的档期。最近半个月,林远忙得脚不沾地,眼看着春节档挤进来7部电影,而影院的团队只剩下4个员工,招人成了当务之急。

粉丝们同样押上了自己的全部筹码。在这场赌局中,他们为自己支持的偶像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真金白银。截至目前,有王一博出演的《无名》,累积票房达到3.3亿元,位列第四,很大程度上,这是粉丝组织购票的结果。

去年国庆档王一博担任男主的《长空之王》当时突然宣布撤档,这一次,粉丝们不能再错过证明偶像实力的机会。林远目睹了王一博后援会的组织性,“从对传播节点的把控到执行力,粉丝甚至比一些宣发公司还要专业”。

1月14日上午,春节档预售正式开启时,林远就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都是询问为什么《无名》下午和晚上的场次少。到了晚上,他才知道这是粉丝经过后援会培训后的统一话术,“多和影院经理提黄金场次,才能增加排片”。

和影院经理沟通只是增加排片的一小部分,和院线的合作更加重要。王一博粉丝后援会与完美世界影城平台、博纳影业开启了全国范围的合作,后者为《无名》订制了全国通用兑换券,粉丝购买后,可以到合作院线的影城内兑换电影票,而后援会则有统一调配兑换券的权限。

除此之外,已有的场次也需要保住。很多影院规定,如果一个场次的上座率不达10%~15%,会取消放映。为了保证排片能顺利放映,吸引更多路人观影,后援会组织粉丝买票“填场”。王一博的粉丝们写了详细的填场攻略,并且每天更新全国场次、目标数量、已售票数,确保顺利完成目标。这一度让《无名》超越《满江红》《流浪地球2》,成为预售票房第一名。在一场直播中,大鹏特意感谢了王一博的粉丝,《无名》能获得这样的预售成绩,粉丝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无名》海报。图 / 豆瓣

资本赌局

拼命押注春节档背后,也是资本对盈利的空前渴求。今年的春节档,每一部电影背后都有豪华的资本阵容。

杀入全年最大的档期,从影片制作到宣发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投资方也在这个牌桌押上了全部身家。尤其是过去三年,部分中小体量的影视公司倒闭,头部公司也只能称之为勉力维持,2023年的春节档,就更被资本视为救命稻草。

▲ 图 / 视觉中国

《无名》的主控方是博纳影业,这也是博纳“中国胜利三部曲”系列最后一部,肩负扭转博纳亏损局面的重任。

博纳的主旋律之路从2014年开始,成功投资出品导演徐克的《智取威虎山》是一道分水岭。招股书上,博纳给了这部电影极高的评价——“开创了近年来真实事件改编的主旋律题材电影商业化的新篇章。”尝到甜头的博纳,开始密集推出同类商业片,从《红海行动》,到长津湖系列的两部影片,博纳主控的三部影片都位列中国影史票房前十。

然而,主旋律策略失效正是从2022年开始。这一年,博纳主控的《海的尽头是草原》,票房只有3559万元,国庆档《平凡英雄》的票房2.15亿,也只能算成绩平平。这直接拖累了博纳的业绩。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博纳影业亏损1.5亿。

因此,《无名》这部电影,从主创人员,到博纳影业CEO兼投资人于冬,都背负着空前的压力。上映前,在微博的直播宣传活动中,导演程耳数次打断了主持人的流程,抱怨“这个直播为什么不能上(购票)链接”。甚至到了直播尾声,进入到留言环节,让程耳写下希望什么词能上热搜,他还在为没能带货而遗憾,最后只写了几个字——直播没有链接。而于冬也在平遥电影节开幕式上许愿:“希望大年初一的票房比程耳导演过往所有电影的累加票房还要多。”

《满江红》背后的主控方欢喜传媒,也需要这部新片来挽回颓势。

欢喜传媒实际控制人董平和导演张艺谋早有渊源。1997年,董平就曾经参与投资了张艺谋的《有话好好说》。借助投资,他与许多一线导演建立了人脉关系。2015年,董平与导演宁浩、徐峥组局认购港股21控股的股份,随后21控股更名为欢喜传媒。

此后,欢喜传媒向更多一线导演递去橄榄枝,不再签署传统的业绩对赌协议,而是以优先投资的形式锚定收益。导演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先后成为了欢喜传媒的合作伙伴和股东。2018年,欢喜传媒正式签下张艺谋,后者获得欢喜传媒1.5亿股份,持股比例为5.14%。

为了绑定一线导演,欢喜传媒付出了极大代价,将增发股份以投资形式提前支出,上市四年后,到2019年才实现首次盈利。然而好景不长,受疫情影响,欢喜传媒投资影片延期上映,再次陷入亏损的泥潭。

而目前春节档票房排名第二的《流浪地球2》,电影的联合出品方从第一部的23个,一跃增长到现在的35家,资本格局中不仅有中影、万达、华策、英皇这样的传统电影资本,甚至还有导演郭帆朋友们的身影。

猫眼专业版显示,同时参与《流浪地球》《流浪地球2》投资的,除了吴京的登峰国际之外,还包括导演路阳的自由酷鲸影业。新加入的还有一怡以艺文化传媒,背后法定代表人是《万里归途》的导演饶晓志。

三位出生于80年代的导演私下是朋友,把他们连接在一起的还是电影。2014年,郭帆和路阳在电影局和派拉蒙联合组织的“中美学习班”里认识,两个人脾气和审美都接近,连公司都在一个园区,很快就成了朋友。2015年,郭帆为饶晓志的《你好,疯子》做监制,路阳去现场探班,三个人逐渐熟悉起来。

三位导演一开始只是给彼此的电影剪辑提建议,很快,合作进入了资本层面。路阳的《刺杀小说家》中,饶晓志担任了联合出品人;郭帆影业、路阳的自由酷鲸影业以出品方的身份,参与了饶晓志的《万里归途》制作。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路阳、饶晓志会参与到投资体量如此庞大的《流浪地球2》中。

各个投资方或希望以此翻身,或希望能从大热IP中分得一杯羹,各个因素叠加作用下,催生了一个资本参与数量空前的春节档。

▲ 重现热闹的电影院。图 / 张云(山西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电影还是必需品吗?

即使创作者、资本赌上全部筹码,但胜负的关键,还是取决于有多少观众愿意走进影院。面对能否再现2021年春节档票房奇迹的疑问,电影创作者、发行人员、影院经理,都给了我们更保守的判断。

影院经理林远,几乎是实时紧盯着预售票房。除夕的晚上,距离春节档不到24小时,林远就明白了,2021年春节档的画面,很难复现。7部电影的预售只有7亿,而2021年,单单是一部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3》,预售就突破了10.5亿。那是一个无比热闹的春节档,观众挤满影厅,“就像等一个人等了足足一年,终于能见面了。”每个人都很急切,无论排什么片子,上座率都很高。

到了今年,影片发行方“手也比以前更紧”。为了能在影院获得更多、更好的排片,影片发行方会向影院投放一笔“排片费”,砸钱越多,影片越有机会获得高的排片占比。从前,业内人士都默认,春节档宣发门槛起码是一个亿左右,具体到林远所在的一家影院,能分得四五千元,但今年,林远收到的排片费用是三千,比去年降了三分之一。

上游公司紧缩,林远自然也不敢投入过多,只能选择招聘兼职大学生来当前台和场务,合同都只签了7天。这个春节档,他打算观望。

还有多少观众愿意走进影院,也是在头部发行公司工作7年的王瑶最好奇的问题。持续了3年的疫情,已经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愿意走出家门、花时间跑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了,在家刷剧、打游戏,正逐渐取代电影的部分功能。“实在不行,短视频里还有小帅、小美给你说上一段。”王瑶说。

王瑶还发现,一年只看一部电影的人正在成为主流。《2022年中国电影市场年度盘点报告》佐证了她的判断。根据统计,一年只看一部电影的观众比例提升至60%。

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很多。首先是影片供给不足。猫眼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疫情对行业上游生产情况的影响是显著的,截至2022年8月,2022年故事片的备案数,较2019年-2021年同期下降30%,备案环节减产,导致近三年国产电影的总数,只有2017年~2019年的八成。

这不仅仅是中国市场的特殊现象,根据澎湃新闻报道,2022年,北美市场上映影片总数不足450部,远低于2019年的792部。在这400多部电影中,票房超过1亿美元的电影共18部,远少于2019年的29部。

头部电影占据黄金档期,厮杀严重,腰部电影供应不足,让曾经高涨的消费热情渐渐萎缩。更直白的原因是,疫情后,观众最先省掉的就是电影票这样的非必要性开支。寒气从上游电影制作逐渐传递到影院,拿林远来说,影院去年一年的票房,刚刚够给员工发工资,一个月高达5万的支出,甚至只能靠贷款筹措。

当然,王瑶也切实感受到了放开后电影产业正在复苏。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多影片同时定档的消息,更令人振奋的是,时隔三年之后,观众又将在电影院看到漫威系列。《黑豹2》《蚁人与黄蜂女》定档2月,导演麦兆辉的《检察风云》、孔大山导演的《宇宙探索编辑部》定档4月,刘晓世执导的《长空之王》定档五一。

也许,这个春节档无法重现2021年的盛况,但对整个电影行业来说,有盼头比什么都重要。王瑶相信,电影人“没有假期、只有档期”的时候,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 图 / 张云(山西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参考资料:

《导演程耳:罗曼蒂克消亡之后》,GQ报道

《春节档背后的资本阵容,都杀疯了》,后浪电影

《田晓鹏归来:7年前是〈大圣归来〉,这次是〈深海〉》,中国新闻周刊

《幕后资本高手董平:如果我每次都失败,谁敢投资我》,时代周刊

《三位男性导演近乎英雄的时刻:当代西西弗是乐观的吗?》,T 中文版

《电影的去路》,国际金融报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 关注微信

严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东方都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东方都市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东方都市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侵权请出示权属凭证联系管理员(3455677927@qq.com)删除! 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电子版官网|上海东方都市网电子版阅读|上海东方都市网是电视台网站|上海东方都市网媒体|上海东方都市网爆料|上海报业集团|上海东方都市网专栏|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书评|投诉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有哪些内容|上海东方都市网在哪里看|上海东方都市网是什么样的媒体|上海东方都市网新版上线|上海东方都市网新浪博客|上海东方都市网新闻频道|上海东方都市网杂志|上海东方都市网官网|上海东方都市网记者|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