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暗恋橘生淮南》到《流浪地球2》,在年龄跨度里成长丨专访朱颜曼滋

文 | 疯兔子

上映4天票房突破13亿,豆瓣评分8.3,在今年春节档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中,电影《流浪地球2》既稳住了票房,也稳住了口碑,而影片中郝晓晞的扮演者朱颜曼滋也以干练的职业形象,在大银幕成功刷脸。

《流浪地球2》的视效令观众震撼,从幕后纪录片中也可以看到剧组的场景规模并非一般影视作品可比。而作为演员,即使朱颜曼滋在正式进组前对现场、剧本、角色已经产生了很多想象,但进组后,她却发现现场带给她的震撼其实远高于自己之前的想象。

第一次出演硬核科幻作品,除了要适应更为宏伟的现场环境和更为复杂的调度之外,郝晓晞这个角色也帮助朱颜曼滋拓宽了自己的表演方式。“郝晓晞是需要我跟我的想象力融合在一起去创造的一个角色。在和对手演员搭戏之外,我还有一个对手就是我的想象力,它是基于科幻语境对于现场环境的想象,以及对于一个有年龄跨度的成长型角色的成长的想象。”

拍摄体验之外,郝晓晞这个角色对于演员的不同之处还包括“杀青了,但没完全杀青”的后遗症。“有的时候看似杀青了,但之后还会根据导演对戏份的调整再进组拍摄,直到最后真的杀青时,我还以为我是暂时杀青,所以直到拍摄完很久之后,我都还觉得这个角色一直没有离开我。

01

不完全告别郝晓晞

正式接到郝晓晞这个角色之前,朱颜曼滋与郭帆导演见了两次面。

“我是一个性格慢热、比较拘谨的人,第一次见到导演的时候并没有说很多话,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才说得多了些,所以直到第二次见面,导演才对我透露了一些有关角色的内容。郭导两次见面给我的感觉是,他不会单纯从表演片段去观察演员是否适合出演一个角色,而是会从外形、气质、经历、性格或谈吐先了解演员,再去捕捉演员本人身上是否有跟角色契合的点,以此做出判断。”

从初出茅庐到独当一面,郝晓晞这个角色在影片中出现的时间虽不多,但其成长线却很完整,从第一次就重大内容进行发言,到影片最后将发言权交给后辈,从成长,到传承,人物的状态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由二十多岁的干练,成长到四五十岁的稳重,除了妆造的加持之外,朱颜曼滋也想了很多种方式去靠近一位中年女性的状态。

“郝晓晞在阅历更加丰富后,她的眼神和形体状态会随之变化,年龄的增长会让她身上的那股气渐渐沉下来。”拍摄过程中,导演也对她的表演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比如在化完妆之后,朱颜曼滋的外表已经很有年龄感了,但导演觉得她的眼神状态还是不对。“他说我的眼神还是很亮,不够稳重和淡定,而经过岁月沉淀的人,她们会用柔和沉稳的眼神去看待事物。我觉得导演对人的观察很细微。”

朱颜曼滋觉得自己拍摄《流浪地球2》是一次沉浸在温暖氛围里的过程。有一场令她印象深刻的戏,拍摄的是周喆直心脏起搏器坏掉后在现场晕倒,拍摄前导演做了周全的准备,冬天的水泥地冰凉,导演用暖风机提前把地吹热才让演员上场。

“当时李雪健老师只要稍微前倾一下,导演切近景他就可以完成表演,但他还是坚持要自己真的摔倒,正式拍摄前,导演还特地叮嘱李雪健老师去做一些保护措施,李雪健老师却说不用。我记得他当时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他说‘我是已经全部保护好了才来的。’不管现场其他人如何,他都会提前为自己将拍的戏做好准备。”

作为一个演员,除了表演之外,朱颜曼滋在《流浪地球2》的拍摄过程中还受到了其他方面的影响,“一些东西你看在眼里,一些改变就正在发生。比如李雪健老师这样的前辈演员,他给我的影响很像一束光,他温暖着你,又影响着你。”

02

一半理性,一半感性

某些时候,朱颜曼滋觉得自己是一位沉浸式体验型演员,比如在饰演一些不那么讨喜的角色时,演员在片场也会感受到来自周围人的情绪压力。“就像是上学时班里一位人缘不是很好的同学,别人不喜欢你时,你会感受到对方不友善的情绪。演员代入角色去表演时,也会对周围人的情绪有强烈的感受,但往往当你有这样感受的时候,这个角色反而成立了。”

不管将要演绎的角色是正是邪,朱颜曼滋都会让自己先做到爱角色。因此,在出演《亲爱的小孩》中的朱珠一角之前,她虽曾短暂地对要不要接这个角色有过犹疑,但很快说服了自己。“观众可以不喜欢一个人物,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和想法去评判她,但是演员不应该给自己将要饰演的人物扣帽子,如果我不爱她的话,这个世界就没有人再爱她了。当时决定演这个角色的原因还有一点,因为我觉得这样的角色我没有尝试过。”

朱颜曼滋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一半是理性,一半是感性,包括挑选角色的时候也是。“我有时候想尝试一个角色的冲动还是很感性的,但也有理性的标准,比如关于‘角色发挥空间’和‘不重复’的考量。”

很多演员会有的相似经历是,在塑造完某类角色之后,一段时间内找到她的角色都会是同类型或者人设相似的,但朱颜曼滋似乎并不在这样的市场规律里。2019年剧集《暗恋橘生淮南》播出,而她之后的角色,是《我的巴比伦恋人》中思想前卫的酷女孩姜慧真,是《亲爱的小孩》中被称为“小三”的朱珠,是《执念如影》中的文艺女神到病娇反派,人设重合度极低。

从口碑维度去看,朱颜曼滋饰演的洛枳无疑好评度较高。“洛枳这个角色的热度和口碑发酵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因为她发酵的时间很长,所以在这部作品刚播出之后,也没有很多校园类型的剧找到我。”

很多观众对朱颜曼滋版洛枳产生好感的原因是,她演出了洛枳身上的倔强感,但她本人到现在对于这个词和自己适配度的感知都不太清晰。“我只知道自己的性格和遇到一些事情的反应,有时候确实会体现出一些东西,但我没有对它归纳总结过,所以观众说在我身上看到倔强感的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因为我本身就不是一个性格温吞的人,才会给大家带来这样的感受。”

朱颜曼滋在拍戏的时候,每天都在回看自己的表演。“每天拍完戏回去冲澡的时候,我都会回想自己今天体验这个角色的过程,刚表演完的时候,我可能会更清晰地知道自己的完成度。这几年演的这么多角色,她们像拼图一样在拼着我的职业生涯。”

03

要一直保持在学习的状态里

朱颜曼滋小学毕业之后便进入到艺术中学学习,表演自然是她的梦想,毕业以后,朱颜曼滋进入国家话剧院成为了一位国话的青年演员。“我也很喜欢话剧表演,因为不管是影视剧还是话剧,表演都是相通的,只是表演空间和表演方式的体验会更多一些。”

话剧的排练和创作,对她而言是一次充电的过程。“拍影视剧需要演员呈现结果,我们要赋予角色很多东西,前期也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但话剧则不然,话剧从排练开始就已经进入到工作状态了,整个排练过程也是一气呵成的。所以对我而言,演话剧是一次充电的过程,我在舞台上还可以练台词,让自己的基本功变得更加扎实,因为基本功不会一直保持在同一水准,它是需要一直练的东西。”

上大学的时候,朱颜曼滋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文艺青年,但毕业之后,她反而不希望被人说自己是文艺青年。“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无论是电影还是音乐,都是我的个人爱好,这可能是我的生活方式,也有可能是我的追求,我希望自己可以不断去感受和学习,吸收新的养分、充实自己,而不是把自己关在家里,凭想象去饰演角色,闭门造车。”

朱颜曼滋之前是一个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慌张的人,“我希望自己做事不出纰漏,因为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不行。所以即使有时候内心已经很崩溃了,我也会隐藏起自己的慌张。但长大之后发现,这些保护色其实是过度的,而且在表演中这样的保护色会成为我真正释放人物的生动和鲜活的隔膜,反而有些时候发生的‘不好’和‘意外’,会成为我塑造角色的帮助,也会给我带来更新奇的经历,让我渐渐学会享受意外。”

朱颜曼滋现在的状态更加松弛、温和,她觉得只有保持在放松的状态中,很多东西才更能无障碍地进入她的身体里。“这种感觉有点像吸引力法则,首先希望我自己调整好状态,一切好的东西才能进来。”

  • 关注微信

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电子版官网|上海东方都市网电子版阅读|上海东方都市网是电视台网站|上海东方都市网媒体|上海东方都市网爆料|上海报业集团|上海东方都市网专栏|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书评|投诉上海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有哪些内容|上海东方都市网在哪里看|上海东方都市网是什么样的媒体|上海东方都市网新版上线|上海东方都市网新浪博客|上海东方都市网新闻频道|上海东方都市网杂志|上海东方都市网官网|上海东方都市网记者|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